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做质性研究的学者也能够成为很好的研究者

2016-11-30 10:44| 发布者: 权艳新| 查看: 651| 评论: 0|来自: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

摘要: 【2016案例论坛】艾森哈特:做质性研究的学者也能够成为很好的研究者原创 2016-11-25 人大商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2016年11月12-13日,“中国企业管理案例与质性研究论坛(2016)”十周年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 ...

【2016案例论坛】艾森哈特:做质性研究的学者也能够成为很好的研究者
原创 2016-11-25 人大商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


2016年11月12-13日,“中国企业管理案例与质性研究论坛(2016)”十周年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隆重召开。
本届论坛邀请多位海内外著名学者进行主题报告和工作坊。全球引用率最高、被誉为“案例研究女皇”的美国斯坦福大学的Kathleen M.Eisenhardt教授也出席本次论坛,并分别以“Theory building from case study research”和“Practical tips for building theory from case study research”为题,做了主题报告和工作坊报告。
我们也在会议期间对Eisenhardt教授进行了专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Q:请问您之前是否听说过“中国企业管理案例与质性研究论坛”?是什么促使您接受邀请出席今年的论坛的?


当然听说过,这可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案例研究论坛了。实际上我之前拒绝了很多次邀请,因为我在斯坦福大学任教,需要授课,我的日程很满。但今年,毛基业院长说这是论坛十周年,请我一定要来,因此我特地留出时间来出席。
Q:请问您想通过本次论坛向学者们传递什么思想?学术思想和非学术思想均可。


我想向中国学者们传达我对如何有效地去做案例研究的一些看法,并且我认为做质性研究的学者也能够成为很好的研究者。
Q:作为一个在学术界颇有建树的教授,您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从您自己的角度出发,您认为您在学术上取得成功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呢?


我认为,在这个领域取得成就的人的普遍做法是完成(finishing)。很多人都能够开始一项研究,并且在刚开始的时候很兴奋,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保持持久的兴奋并顺利完成研究。完成就是不停地修改,让自己的论文从良好到卓越。这是我和我那些在这个领域也做的很好的同事们的共识。
Q:还有其他促使您成功的因素吗?


完成是最主要的因素。另外一个因素就是要意识到自己在做研究的过程中很难有很多好的新的想法,因此与有新的想法的学者合作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我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新的想法了,我的想法大多都是来源于我的博士生,然后我们进行合作。我们需要与不同的人进行合作,通过合作,我们可以让我们的想法变得更好,并能很好地去实现我们的想法。
Q:一般来讲,案例研究是一种实证研究(empirical)方法。有些学者会运用案例研究来验证自己的观点或假设,但您却十分擅长通过案例来构建理论,这是对案例研究方法的更高层次的应用。那么您认为通过案例研究来构建理论,最关键的是什么?


是的,有些学者会运用案例研究来证明和检验理论,但是我认为通过案例研究构建理论更为重要,这也是我们需要把握的第一要点。通过案例构建好的理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好的研究设计和数据,缺乏其中任何之一,我们都无法做好这个研究。另一个最重要的就是复制逻辑(replication logic),也就是你在一个案例中发现的,也能在其他案例中看到。如果你在一个案例中看到的现象有时候在其他的案例中可能不适用,那么这时候这个发现并不能成为普遍的观点。因此我们需要在不同的案例中去发现共性,一遍又一遍地去寻找案例进行检验,从而提炼出理论。
Q:根据您的了解,从全球范围来看,案例研究领域在近些年取得了哪些进步呢?


我认为,近些年学者们获取、运用和分析数据的方法更加多元化。现在研究者们更加关注企业的纵向经营过程,从一个历史的视角来观察企业在不同阶段的发展动态,采集企业在不同阶段的时间序列数据。并且随着网络技术和社交媒介的发展,数据的来源变得更多,数据类型也变得多样化。例如我们可以从一些经理的博客来实时获取关于企业实时发展的信息。所以我感觉我们现在处理数据的方式真是产生了很大的变革。
Q:您认为现阶段的案例研究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我认为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对案例研究的一些争议。例如人们在争议什么是正确的案例编码方法。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思考如何通过案例研究来构建理论,而不是去争论你遵循了什么样特殊的编码步骤和编码方法。所以有些学者过多关注了那些看起来很重要但实际上并不重要的事情。
Q:您觉得阻碍案例研究发展的障碍有哪些?


目前在任何一个领域,都无法完全运用案例研究方法。我们无法看到在某个领域100%的或者超过70%都是运用案例研究方法。案例研究方法适用于那些我们不太了解的新的领域,并且我们确定在这个领域其他的研究方法都不太有效。所以案例研究方法的使用占比一直都是不超过10%。障碍是有的,例如我们通过案例研究得到了严谨的结论,但是一些审稿人希望你能采用另外某种方法、但其实得出的结论并没有什么不同。再者就是来自某些从事演绎研究的学者们的质疑,他们所习惯的研究思路使得他们并不理解我们案例研究的归纳特点。所以,人们有时还在争议到底怎么做才是有意义的。
Q:对于做好案例研究和质性研究,您能给中国学者们一些建议吗?


我的建议是,学者们要寻找一些其他学者们和企业经理们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进行研究,因为这些问题通常是令人兴奋的、新颖的、有趣的。
Q:您对案例研究和质性研究的未来有什么期待吗?未来的案例研究和质性研究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我觉得,在研究中考虑时间的影响会获得更好的发现,因为事物的发展是需要经历一个过程的,这个过程会非常有趣。另外,我认为未来案例研究的一个新的机会与大数据有关,案例研究将会与机器学习、大数据等技术结合在一起。有一种研究方法叫QCA,当我们有30至100个案例时比较适用。但我认为我们现在对于QCA方法的运用并没有完全掌握。此外,我也不确定机器学习和大数据等技术是否能被很好地运用,QCA方法如何与之结合也不确定。
Q:您对中国学者们未来在案例研究领域的表现有什么期待?


中国学者们将会在案例研究领域做好。我感觉中国的学者更倾向用本土的思维去而非西方的思维去研究中国的现象和事物,那么案例研究对这些学者而言是再适合不过了。将这些本土研究发现综合起来,那么某种程度上我认为就可以称之为中国原创理论了。
Q:您未来有计划基于中国企业的实践来做案例研究吗?


实际上,我已经在做关于中国企业的研究了。我目前在做关于中国家族企业的研究,我的一个合作者是美籍华人。我们研究母亲在家族企业传承中的独特的角色。我们系也有一些中国的学生专门研究中国的问题。
Q:以上就是全部内容了,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采访。


不客气,同样谢谢你。

返回顶部